【1202文野乙女洗眼企划】凑合凑合。

绫辻行人x你,ooc,私设多如狗。

 @文野乙女企划 

是驱魔设定,想走正经悬疑流到最后却变成搞笑爱情流,我错了,这就是个无脑傻白甜选手。

对自己定位准确无误,给自己一个赞。





时针一直在缓慢而不失时序的走动,当分针与指针重合,同时指向十二点。

你从睡梦中惊醒大口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看着窗外被高挂的月亮。

又一次听见,又一次听见了那个声音。

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无限回荡在你脑海中驱之不去。

回想起梦中的情形你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掀开被子,趿拉着拖鞋摸黑着大门口走去,等你走到门口手即将搭上门把手,你又畏缩了。

你在门前踌躇了好一番之后,最后仍旧是开门了。

门前无故多了一汪水潭,不深,借着月光你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脸。

明明是没有地方可以漏水的。

“绫辻。”

“绫辻行人,起床了。”

你强装淡定的关上门去敲响和你合租的某位侦探先生的房门。

很安静,安静到仿佛房间里没有人一样。

你又不死心的敲着绫辻的房门,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终于打开了,你看见一个黑着脸头发甚至乱糟糟的绫辻。

“你过得是美国时间吗?”

“大概?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绫辻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要关上门,如果不是你在那瞬间喊出那句话:“我又听到了。”

尤其是当你凝视那汪水潭时,那水滴滴落的声音夹着仿佛来自地狱里的哭喊声,绝望而又无助的哭喊嘶吼。

绫辻关门的动作顿住了,那双浅金色的眼瞳在夜里显得别样发亮,但他垂下眼帘用只有自己可以听见的声音说:“原来是这样。”

绫辻又问:“这是你听到声音的第几天?”

“第三天。”你如实照答。

“或许你该去问京极那家伙。”

“我并不是很想。”

你一想到要去见京极就感觉自己的死亡被提上了日程。

这是个能够让坚信唯物主义的人群世界观打碎重组的世界,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魔鬼的存在,百鬼夜行也不是无稽之谈。

你只是一个吊车尾的驱魔师,只会做最简单的魔药和念最简单的驱魔咒,唯一能够胜过其他的就是你的武力足够强大,俗称高体低魔。

你的合租人绫辻则不一样了,是站在世界顶端的驱魔师,人见人怕鬼见鬼跑,从某种程度上说只要他出现的案件都能够轻松解决。

京极吧,别提了,他带给你的心理阴影面积不可计算,当年你在他手下干活的时候就差点要和某个鬼魂同归于尽,如果不是绫辻出现救了你一把。

绫辻听完你那句话无情的笑出了声,他问:“你知道一句话吗?”

“午夜十二点水滴声响起是恶鬼索命之时。”

“真的不是马桶漏水吗?”

绫辻挑了挑眉:“既然你是这样觉得,那我睡了,晚……”

你打断绫辻的话语迅速道歉:“我错了,绫辻。”

天大地大,狗命要紧。

“喔?”

“我诚恳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一套话你已经说的十分流畅。

绫辻凑到你面前,你能清晰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扑在你脸上。

这是干什么?仗着自己长着一张好看的脸所以为所欲为吗?

结果你听见绫辻说:“晚安。”

同时绫辻的房门在你面前关上了。

……?

绫辻做人做成这样是要被打的。

你就这样提心吊胆的醒着熬过了凌晨,以至于第二天眼圈重得堪比熊猫。

绫辻看见你这副模样情绪没有任何波动,甚至还问你昨晚睡得好吗?如果不是杀人犯法,你现在已经动手了。

当你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去找京极的时候,绫辻开口了:“今天晚上记得喊我。”

绫辻刚刚说完你就冲上去紧紧抱住绫辻,就差化身树袋熊挂在他身上了。

“绫辻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你以为绫辻会和以前一样嫌弃你让你赶紧下去,结果你没想到他对你说:“做牛做马不用了,把你后半生卖给我吧。”

你耳朵没有听错吧?你也没有理解错吧?

“你这算是在向我表白吗?”

“你脑子是被门夹了吗?”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在表白。”

绫辻笑了,你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我怀疑你是不想活了。”

“有些时候直白一点是不会死的。”

然后你就被绫辻强行从身上扒拉下去,而他却头也不回的去了书房。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总觉得他是落荒而逃的,毕竟那耳根红的都快能滴血。






午夜十二点。

水滴声又再次在你耳边响起,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次的你完全是清醒状态。

你打开门打算去找绫辻的时候,却发现他早已站在你的门口。

“又听见了?”

“我都一度以为是我的幻听。”

绫辻指了指门外你肉眼可见的那黑乎乎一坨:“缠着你的就是它。”

“你为什么不直接灭了它。”

绫辻他明明知道我最不喜欢黑乎乎的东西了。

“让你长点记性,别善心泛滥见什么都想要帮助。”

“……这个锅也能给我?!”

“这家伙就是你自己惹上来的,你无视他求救信号导致的结果。”

出现了,绫辻标志性冷笑,笑到你觉得心虚。

“我错了。”

还是那句话,天大地大,狗命要紧。

“记住你上午说过的话。”

“你向我表白?”

绫辻没说话,轻轻松松把困扰你多日的鬼魂给消灭了。

果然半吊子和大师之间差了还是不止一点两点的。

绫辻把门带上之后一点点的逼近你,逼到你无路可退,最后他把你圈在怀里,是传说中少女漫里常出现的壁咚。

绫辻语调毫无起伏的问:“我向你表白?”

“不,是我,是我。”

在绫辻面前你认怂一流。

“我接受。”

等会,你脑子一时之间没能转过来。

“你再重复一遍?”

“我接受。”

你的脑袋终于转过来了:“绫辻,你坑我?”

“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答应了。”

你只觉得脸颊爆热,但仔细一想你也稳赚不亏:“那我们凑合凑合过吧。”

然后。

你万万没想到,你和绫辻这一凑合竟然就凑合过完了一辈子。

在临终你这样问绫辻:“下辈子还要我祸害你吗?”

绫辻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求之不得。”




 @宇宙锋 锋太接住我。


评论 ( 18 )
热度 ( 135 )

© 凤九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