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失恋少女人人有责。

平和岛静雄x你,ooc,私设多如狗。
综了文野。




当我因为失恋而一蹶不振的翘班打算成为二代花袋把自己锁在被子里的时候,国木田带着中岛敦强行破门,拉开窗帘,让我这个死肥宅见光了。

见……光了。

我只看了一眼那刺目的光,大脑又自动想起让我失恋的那个男人。

我果断把被子里拉过头把自己缩成一团,无视国木田那恨铁不成钢想要我振作起来的语调,还有中岛敦在一旁底气十分不足的附和。

失恋少女的痛苦这些臭男人怎能会懂啊?!我需要与谢野小姐爱的拥抱才能活过来,或者我爹那毛茸茸的身躯。

虽然我觉得爱的拥抱是不太可能的,她不拿着大砍刀磨刀霍霍向我已经是个奇迹了,而我爹估计已经忘了我这个女儿的存在。

“羽岛幽平有什么好的?”

您的好友【国木田】向您发出了致命一击,没有任何感情的电子女音在我脑袋里浮现。

“他什么都好。”我说。

“羽岛幽平有女朋友和你又有关系?”

您的好友【国木田】又向您发动了致命一击。

“别说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国木田,你就不能放任我失恋几天吗。”

我得到的回答是,不行,不可以,侦探社需要我。

需要我个鸡儿。

需要我变成三色猫站在窗台那向外面招财吗?这种活不如交给我那在春野小姐家蹭吃蹭喝的养父夏目漱石呢。

“夏目小姐,你要不要换个目标?”老实的小老虎底气十分不足的对我说。

你要唠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我甚至还从被窝里探出了头,我说:“我也想啊,我也想快乐爬墙忘记这个狗男人。”

“'但是妾身做不到啊——”

我从中岛敦的眼神里读出受到惊吓的意味,国木田已经捂着额头一副胃疼的样子。

大概,我在国木田心里已经是太宰治二号了吧。

但我自认为我比起太宰治可是好了不止一丁半点。

“如果我说我能让你和羽岛幽平他哥认识呢?”

……???

什么叫病中垂死惊坐起。

我一个麻溜的从被窝里站起来,殷切握住国木田的手:“什么?我家幽平居然还有哥哥?真的吗?我可以了。”

然后我发现中岛敦的表情已经变成生无可恋了,国木田的表情但还是淡定无比。

“他就在池袋。”

池袋?一听到这个地名我的眼皮就疯狂在跳,我想起我过去那并不算愉快的经历,被一个情报贩子盯上的感觉真的不舒服。

“他叫平和岛静雄。”

我瞬间松开国木田的手,就像有人按了键盘上的退后键一样,我又躺回了被窝里一脸安详。

“是静雄啊……原来羽岛幽平是他弟弟啊。”

“你这声音怎么听起来生无可恋?”国木田问我。

我就该知道的,池袋里出名的也就那几个人,其中就包括了平和岛静雄,也是池袋的都市传说之一。

“因为平和岛静雄是我前男友。”

“我居然曾经离幽平那么近,那么那么近……”

我现在就觉得很难过,为什么当年我就不知道这件事情呢?

我听见了一声巨响,然后我看见我们家小老虎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犹如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国木田推了推他的眼镜闪过一片白光。

我问中岛敦他怎么了,中岛敦说他没事只是需要一个人缓缓。

这话让我怀疑中岛敦实际上也是羽岛幽平的粉丝。

以至于到最后国木田也放弃劝我说,他说他再给我一个星期修复心情,当然是带着恨铁不成钢,烂泥扶不上墙的那种语气。

说完国木田就带着中岛敦离开了,我的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我直挺挺的躺在被窝里,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流下两行泪。

最后我捞过放在一旁的手机泪眼朦胧的找到联系人里名为暴躁老哥的平和岛静雄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喂?”

“静雄。”

电话那头迷之沉默了几秒,还有什么东西被打翻的声音。

“是夏目啊。”

“静雄,你弟弟居然是幽平吗?”

“啊……嗯。”

听平和岛静雄这语气,我都能想象他现在是在叼着根烟站在催债人家门前接我电话。

“你在干活吗?”

电话那头的动静更大了,这动静大的让我无法忽视。

“嗯,马上就结束了。”

“我晚上可能要到池袋来找你。”

平和岛静雄又经历一番沉默之后,他叹了口气说:“好,如果来的话给我打电话,我来车站接你。”

“最近池袋不安全。”

其实吧,我觉得池袋不安全的主要原因是那个情报贩子,烦人的情报贩子。

“好的,那我挂了。”

等我挂了电话我才意识到我到底干了什么。

我他妈为什么要去见我前男友啊?!

难道他会让我见到羽岛幽平吗?!让我失恋颓废的那个狗男人吗?!

——

答案是真的。

平和岛静雄真的打算带我去找羽岛幽平,尤其是在我趴在他肩上一顿痛哭以后,把他肩膀都哭湿的那种存在。

期间平和岛静雄一直默默顺着我的背,怕我哭噎过去。

“要去找他吗?”平和岛静雄问我,“我还可以打他一顿。”

如果说前面一句还让我动了心,后面那一句就是把这个想法灭的严严实实。

据我对平和岛静雄的了解,他是十分在乎这个弟弟的,而且弟弟就是他的逆鳞碰不得。

虽然和我在一起之后,我也变成了他的逆鳞,汤姆前辈有时候会长叹气对我说静雄今天又揍飞了谁,因为他们说了我的坏话。

分开之后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分手之后我就搬回横滨入职了武装侦探社,再也没关注过池袋的消息。

“不了。”我吸了吸鼻子,“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找你。”

真的很奇怪,那时候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打电话给平和岛静雄。

“没关系的。”平和岛静雄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这是以前我难过时候他经常会做的事情。

我的脾气算不上好,也被我爹夏目漱石评价如果有人愿意娶我也实在是牺牲小我拯救了世界,而平和岛静雄却一直能够包容我,容忍我所有的坏脾气。

所以我那时候为什么会和平和岛静雄分手?好像也是因为某个情报贩子的原因吧?

我紧紧抱住他:“静雄,我问你一件事情。”

“嗯。”

“你还喜欢我吗?”

其实问完之后我都觉得我厚颜无耻,明明是我先提的分手,现在也是我问的这种问题。

“算了,当我没问吧,再让我抱一会我就回去。”

应该还能赶上最后一趟电车,不行的话,饿就变成猫找个温暖的地方过一晚。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我听见平和岛静雄他说。

他说,我喜欢。

他说,我一直喜欢你。

我说不出话来,倒是好不容易的眼泪又哗哗的掉下来。

我觉得按照我这哭的频率,明天我眼睛肯定肿的不能见人。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怕你讨厌我。”

我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羽岛幽平?那是因为移情作用。

那时候我刚刚和平和岛静雄分手,也是那个时候我接触到羽岛幽平的影视作品,就把所有的感情寄托到他身上了。

所以当他宣布恋情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失恋从而崩溃到不行。

听起来很渣吧,我也觉得我很渣,我真的应该孤独终老。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其实只要平和岛静雄来找我,我肯定会转头啃回头草的。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好了,至少在我遇见的人里。

“那我们要重新开始吗?”

“好。”

——

我终于从失恋里走了出来,对此最高兴的还是国木田,在我回归侦探社到第一天,他就甩给我一堆事情让我去完成。

我盯着那堆文件。

我说:“不好意思,国木田,我好像又失恋了。”

“你骗谁啊你!!!”

评论 ( 6 )
热度 ( 72 )

© 凤九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