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已不可追。

二宫和也x你,ooc,私设多如狗。
妄想文,青梅竹马设定。
就是很想用这个综艺写一个文,毕竟他随手采访一个路人都是故事。
这个故事大概就是关于我那无法说出口的已分手恋人。




冷,天还飘着雪,电车也已经停止运营,而我带着一身酒气刚从酒馆里出来。

我仰头望着天,其实我很想问问老天爷的,我怎么就那么穷呢,穷到我连打车费都付不起。

这人生也太他妈难了吧。

当我正在思考要不要在车站前凑合过一晚算了的时候,我看见了扛着摄像机的人向我这边走来,走在最前头的小哥停在我面前,并且把镜头对准了我。

“诶?”

这是发生了什么?

小哥做了自我介绍说他们是[跟你去你家可以吗]综艺制作组的,想要知道我能不能带他们回家去看看。

“啊,这样吗?我刚好在愁怎么回家呢。”

“您刚刚结束活动吗?”

“不,只是下班之后的自我消遣。”

在酒馆里点一瓶清酒,就着小菜,慢慢的消磨时光。

这是他扔给我的习惯,我到现在也无法割舍。

“那您觉得可以吗?打车费由我们来出。”

说实话,起初我是有点抗拒的,抗拒别人把镜头对向我,但是我这人吧,绝对不会和钱过不去,尤其是那么一大笔的打车费。

“没问题。”

于是我和制作组的小哥们一起坐在了计程车上,窗内外的温差实在是有些大,玻璃窗户都蒙上一层雾连灯光也变成迷离的点。

“您一个人在酒馆里不会觉得无聊吗?”小哥突然出声问我。

“其实还好?我也习惯了,而且在酒馆里有时候还能听听八卦。比如说我今天就看见隔壁大哥喝醉后在哭嚎,因为他被企业辞退而家里需要有债要还。”

其实我也曾经在酒馆里崩溃的大哭,哭到隔壁桌的小姐姐默默凑过来拥住我柔声安慰我,还给我递纸巾擦拭眼泪。

成年人的世界都是这样的,崩溃完以后还是要收拾好心态继续去面对明天生活。

只因为太阳会照常升起。

可能是我的话题太过于沉重,让小哥一时之间无法接下去,所以我及时转化话题询问:“诶,你们这样熬夜录节目身体真的没关系吗?”

“大概?”小哥说这话的时候犹豫的不行。

“我有个朋友也是干你们这行的,一年到头我都见不到他几回,倒是能在电视上看见。”

我这话刚说完我自己都愣了一下,我怎么又想起他了?

“是吗?那还真的挺巧的。”

“是啊,那家伙的作息是真的一塌糊涂,一到休息日就恨不得和房子融合一体,三餐都是靠外卖解决的。”

小哥笑了笑:“听您这形容那位朋友好像是位宅男呢。”

“哈哈哈哈哈哈,是吧?那时候我也是这样觉得。”

我那时候这样说他,他还抵死不承认,他说他这只是在消遣放松自己。

“他对您好像挺重要的。”小哥犹豫了一会之后,他这样对我说。

啊,连刚刚没接触多久的陌生人都发现了吗?

我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是挺重要的,不过那也已经是过去了。”

现在的我们已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连贺年卡都不再寄送,我也渐渐减少和他共同朋友的联系。

不过我还是经常能够在大荧幕上看见他们的脸,偶尔还会在各种节日时受到他们的礼物,当然是除了他以外。

他是真正做到了那句话。

[好的前任是会如同人间蒸发一样,不再打扰你的生活]

但是。

说真的,我倒还希望他能够打扰我一下。

说来也可笑,到现在我都没有能够走出去。



已经到我家附近了。

制作组也结完账扛着摄像机和我一起站在雪里。

“今天天真冷啊。”我边说边带着他们向我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小哥应景的打了个喷嚏:“听说明天还会更冷。”

“明天是休息日,我大概要和被子缠缠绵绵了。”

在说话期间,已经达到我所住的地方。

“您家看起来挺大的。”小哥在我还在兜里摸钥匙开门的时候这样说。

“也挺乱的,什么东西都有。”

我终于掏出钥匙并且顺利把门打开,打开玄关处的灯光以后,我就请他们自由活动而我去厨房给他们泡茶。

“您一个人住吗?”

“以前不是。”

后来是了,自从他搬出家里之后,本来就空荡的公寓就更加空荡了。

“您是二宫和也的粉吗?我看见您书架上好多关于他的周边。”

听到二宫和也的名字,让我有一瞬间的恍惚,所以这也导致我的手被溅出的热水烫了一下。

不过也不是很痛。

我捧着泡好的茶放在茶几上,看着还在拍摄书架的摄影小哥说:“以前是的,现在……也没那么喜欢了。”

“您喜欢他多久了?”

我喜欢他多久了?用尽了我的整个青春吧,我用尽了我的青春与他相伴。

我看着他成为Jr,看着他在夏威夷出道成为[Arashi]的一员,也陪着他一起走过事业的低谷期,经历种种以后,他终于赢得了成功,他在属于他的舞台上发光发热。

他就是我的星星,独属于我的星星。

然而,在最后我还是失去了我的星星。

我们之间没有争吵,也没有第三者的插足,就那样静静的散了。

我也没有去问过为什么,也不想知道。

“十几年吧。”我说。

“那也挺久了。”小哥感慨,“用十几年去喜欢一个人,您也真的勇敢。”

我笑了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小哥。

我一点也不勇敢,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胆小鬼,我怕很多东西,但是我都硬生生克服迫使自己成长起来。

没有办法,因为他太忙了,他要顾虑的也实在太多了。

我真的挺羡慕,挺羡慕其他四个人能够经常看见他,也羡慕能够和他合作的演员们。

“对了,您之前说的朋友该不会就是二宫桑吧?”

“不不不,怎么可能呢?”

我只是个普通人,只不过比他的粉丝多了一层青梅竹马的关系而已。

在那之后我又喝着酒和小哥聊了很多东西,聊起我最初的梦想和现在职业时,我不得不感慨现实真的太牛逼了,它简直能把一个活人逼成死人。

在时针指向四点的时候,小哥他们要离开了,我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门外的风雪比之前更大了。

小哥说:“希望您今年能够见到二宫桑吧。”

我愣了一下回笑道:“承您吉言,路上小心今天风雪有点大。”

我看着制作组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我把门带上了,靠在门上,视线突然变得模糊不已。

我意识到我哭了。

然而我为什么要哭呢?我自己也不知道。

——

在几天后,我收到一条短信。

这条短信的主人是我以为不会再有联系的二宫和也。

他说。

[对不起,我让你如此痛苦。]

喔,是那期节目播出了,按照他的性子多半是不会去看的,大概率是相叶雅纪又或者是樱井翔看见了告诉他的吧。

我能回什么呢?除了一句没关系。

[没关系,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往事已不可追。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凤九凰 | Powered by LOFTER